首页 | 政策.法规  |  规范.标准 | 学术交流 |  网上报名  | 学习资源 |  在线交流 | 长大首页


《规范汉字表》对异体字的确定
 2005-9-9 

《规范汉字表》对异体字的确定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张书岩

异体字的处理是研制《规范汉字表》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本文拟把《规范汉字表》研制过程中对这个问题的一些思考和对异体字处理的初步意见作一介绍,以期引起大家的关注,使异体字的处理获得更加圆满的结果。 本文拟论述如下几个问题:一、异体字的定义问题;二、《规范汉字表》对异体字的处理情况;三、《规范汉字表》对《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所收异体字的处理。

一、异体字的定义问题 (一)异体字定义中存在的矛盾 “异体字”是上一世纪50年代的汉字整理工作中产生的一个术语。对这个术语,当时没有赋予十分明确的定义。学术界一般认为它就是传统文字学中的“或体”。我们认为,既然是一个新产生的术语,就有必要赋予它明确的内涵;并且不必与不同时代产生的“或体”的概念完全吻合。 异体字定义在学术界的主要分歧体现在如下两个方面: 1.关于“同音同义” 异体字所涉及的一组字应该有同音同义关系,这是没有疑义的。但何谓“同音同义”,这还是个有歧义的概念。在上一世纪50年代汉字整理工作之初,对异体字的认识是“音同义同而写法不同的字” ①。这是一个很大众化,也很好理解的说法。既然是音“同”,义也“同”,那么在音义方面就不应该有“不同”。但是在“减少字量”的思想指导下,整理工作慢慢偏离了原来对异体字的认识。作为整理异体字成果的《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异体字”的内涵显然与“同音同义”相左,为了找到一个恰当的说法作为理论支撑,研制者提出了“完全音义相同”“音同而含义有广狭之分”等概念②,此后,学术界又提出了“广义异体字”“狭义异体字”,“严式异体字”“宽式异体字”等说法,继而“广义”“宽式”异体字又被细化为“全同”“正异包孕”“交叉”“异正包孕”四种情况③。 在为研制《规范汉字表》而召开的异体字问题研讨会上,集中讨论了异体字的定义问题,而其核心就是如何理解“同音同义”。经过专家们的热烈讨论,得出了一致意见,即异体字的定义要采用“严式”的。也就是说,上述“全同异体字”以外的三种情况都不纳入异体字的范畴。 但是,对于什么是“音义全同”,仍然留有不同的认识。一种意见认为,判断两字是否异体关系,必须从来源上搞清楚两个字是否为记录同一字而造;如果不是,那么意味着一开始二者就存在着不同,即使后来功能一致,也不能算异体关系。另一种意见认为,应该分清历时与共时;我们讨论的是现行汉字的异体字问题,因此,只要两个字在从古至今(主要是现代)的实际使用中功能完全相同,就可以认为“音义全同”。 2.异体字所涉及的两个(或几个)字的关系 目前流行的对异体字所下的定义中,对其中两个(或几个)字关系的描述大致有如下三种方式: ⑴ “异体字就是彼此音义相同而外形不同的字。”(裘锡圭《文字学概要》第205页)根据此定义,异体字所涉及的两个(或几个)字的关系是平等的,没有主次之分。 ⑵ “异体字指汉字通常写法之外的一种写法,也称或体。”(《中国大百科全书•语言文字卷》)此定义把异体字所涉及的两个(或几个)字分为“异体字”和“通常写法”,显然有了主次之分。⑶ “异体字是跟规定的正体字同音同义而写法不同的字。”(《现代汉语词典》) 此定义把异体字所涉及的两个(或几个)字分为“异体字”和“规定的正体字”,显然有了规范与非规范之分。三种说法,采用哪一个,也是需要定夺的。(二)分清学术层面与应用层面是解决异体字定义的关键 《规范汉字表》是一个汉字规范的系统工程,是有时间性的,不可能等到对一切学术问题都解决了再进行。另一方面,《字表》又必须符合科学性的要求。如何解决这一矛盾呢?经过几年的探索,我们认为,在研制《字表》时,分清学术层面与应用层面,是处理《字表》涉及的若干问题的一个较好的途径。所谓分清两个层面,就是说当从学术研究和实际应用的不同角度看同一问题时,可能会产生不同的认识,这种不同的认识应该允许保留。解决异体字的问题也应该如此。随着两个层面的分清,上述异体字定义中的两个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1.要不要追究字源的问题 异体字应该是为记录同一个语素而造的不同形体的字。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这一认识无疑是正确的。但《字表》的任务则是要告诉群众:今天我们写字的时候,用哪一个,不用哪一个。因此,《字表》判断两字是否异体关系,首先应着眼于功能,即在从古至今,特别是今天的使用环境中,两字是否具有相同的功能,亦即实际上音义完全相同。 本着这个原则,我们认为,有些字尽管在造字时并非为记录同一语素而造,但它们在使用过程中,功能已完全趋于一致,将其中一字放入《字表》的异体字栏也未尝不可。试举二例: 罪(辠) 尽管“罪”的本义为捕鱼竹网,但这个意义在文献中已没有什么记载,相反,它已经取代了“辠”的功能(记录“犯法”的意义);而“辠”作为记录“犯法”的字,历代也都有使用。因此《一异表》从规范用字的角度,将“辠”处理为“罪”的异体字,是可行的,《规范汉字表》拟仍之。 闸(牐) 《广韵•洽韵》:“牐,下牐,闭城门也。”本指城门上控制出入的悬门;《宋史•河渠志四》:“每百里置木牐一,以限水势。”用为水闸。而“闸”的本义并不是水闸。《说文•门部》:“闸,开闭门也。从门,甲声。”今音yā。明清以来才借“闸”为“牐”,表水闸义。裘锡圭先生认为“有可能是一个兼有假借、形借和同义换读等性质的文字借用的特例”④。因两字功能相同,故《一异表》从规范用字的角度,将“牐”处理为“闸”的异体字,是可行的,《规范汉字表》也拟仍之。 2.异体字所涉及的两个(或几个)字的关系 我们认为,从学术层面上,可以采用上述⑴⑵两种提法。⑴是抛开具体的使用状况,就异体字的本质而言的。⑵已含有考虑应用的成分,因为一般情况下,记录同一语素的两个字总有一点主次之分。当然,“通常写法”的含义不排除发展,主次关系不是一成不变的,可以因时而易。而从应用的层面,我们就必须采用⑶,只有分清“正字”和“异体字”,才能保证当前用字的规范。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给异体字作出如下的定义:异体字一般指跟通行汉字同音同义而写法不同的字;在特定的规范中,则指跟规定的正体字同音同义而写法不同的字。(三)《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的含义 《规范汉字表》将设“异体字栏”。在异体字的定义问题得到解决之后,填写异体字栏时还有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一是异体字栏是否要收入全部异体字;二是“包容”异体字能否收入异体字栏。运用“两个层面”的理论,这两个问题同样可以得到合理的解决。 1.《规范汉字表》不是对异体字的全盘整理 《规范汉字表》要不要把字表内规范字所对应的异体字都收进来?这个问题,随着“学术研究”与“应用”两个层面的分开,也就迎刃而解了。从古至今,汉字产生的异体字数量相当可观,而且每个字都有一个产生与发展的过程。把它们的身份和来龙去脉都搞清楚,不仅非一日之功,而且可能性极小。《规范汉字表》是为了解决当今一般印刷物和手头用字的规范问题,因此《规范汉字表》的异体字栏只收现、当代有影响的异体字,那些一般人见所未见,根本不会使用的异体字,即异体字中的古字、死字、僻字,就不必收入了。收了,反而徒增人们的负担,或使一些字死而复生,造成事与愿违的结果。这些字拟收入待整理的《汉字整理表》中。 2.把“正异包容字”收进来 根据前述定义,异体字应该是指与正字音义全同的字。但是事实上,那些音义与正字不完全对等,特别是音义被包含在正字之中的字,也存在需要规范的问题。如背(揹),当“背”读bēi,作动词用时又可写作“揹”,这样“bēi书包”的“bēi”就有两种写法:背和揹。这仍然是汉字中的冗余现象,应该予以规范。 从学术角度看,这类字鱼龙混杂,笼统地称作“包容异体字”确实不妥,我们可称之为“包容字”,以区别于“异体字”。下面对包容字作一些具体分析: ⑴ 两字本为异体关系,后其中一字又借作他用(或实与另一字同形),或产生引申义,而另一字只保留单纯的本义。如: 雕—鵰 两字本为异体关系,都指一种猛禽。后“雕”又借为雕刻、雕画字,“雕”与“鵰”遂形成包容关系。 膀—髈 《说文•肉部》:“膀,胁也。从肉,旁声。”“胁”指腋下,“髈”为“膀”的或体,今音páng。两字也都读bǎng,指肩膀,可认为是异体关系。但“膀”又用于膀胱(páng),又指浮肿(pāng),“膀”与“髈”遂形成包容关系。 蚌—蜯 两字本为异体关系,都指一种软体动物。但“蚌”又读bèng,用于地名蚌埠,“蚌”与“蜯”遂形成包容关系。 ⑵ 被包容字为包容字的分化字。如: 尝(嘗)—嚐 “嘗”本义为品尝,从旨,尚声。后来产生尝试、曾经等义。为突出品尝的本义,又造了从“口”的“嚐”字。 奔—逩 “奔”本义为奔跑,后引申出“朝,向;投奔”等义(读bèn),“逩”则是为记录引申义而产生的分化字。 上述背—揹与此情况类似。 苏—甦 “苏”本义为一种草,借用为苏醒义;此外,“苏”还有姓氏、地名等许多意义。后产生会意字“甦”表示“苏”的假借义苏醒。 上述四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分化字产生后,在被分化的意义上,分化字与母字都在使用,因此形成实事上的异体关系。而就两字的全部音义来看,则形成包容关系。 ⑶ 包容字后起。有时被包容字产生于前,包容字产生于后,由于种种原因,后起字逐渐取得了规范字的地位,而先产生者的意义则被包容其中。如: 炮—礮、砲 因为最初的大炮是一种抛石的机械装置,所以写作从“石”的“礮、砲”。当火炮产生后(大约起于南宋金元之间⑤),才有了从“火”的“炮(pào)”字。“炮(pào)”字产生后,与“礮、砲”并行,而有压倒“礮、砲”之势。“炮”这个字形,我们又可以从先秦的文献中见到。不过,那是音义不同的另一个同形字,读páo,义为烧烤,又用于“炮烙(páoluò,一种酷刑)”“炮制(制中药的一种方法)”;又读bāo,指一种烹调方法。这样,“炮”与“礮、砲”就形成了包容关系。 幹—榦 “榦”的本义,《说文》认为指筑墙时夹板两头起固定作用的木柱,段玉裁认为指“主干”。“榦”是从木,倝(gàn)声的形声字,“木”讹作“干”,产生俗字“幹”。“幹”虽是一个两部分都是声符的特殊字,却有后来居上之势,不仅具备“榦”字的所有功能,又另外派生出许多“榦”所没有的意义:才干(幹)、干(幹)事情等等。这样,“幹”与“榦”就形成了包容关系。 上述诸被包容字的意义,既然完全可以由包容字取代,就没有必要让它们与包容字同时并存。如果斤斤计较于它们没有“正宗”异体字的身份,而非要给它们以“规范字”的地位,或另立“包容字”一栏,我们认为从应用的角度看,都是没有必要的。 二、《规范汉字表》对异体字的处理情况 (一)《规范汉字表》处理异体字的一些具体说明 1.异体字栏收入现、当代有影响的异体字和包容字。原《一异表》中与正字为交叉关系或音义多于正字的“异体字”,根据其使用情况,或作为规范字收入《规范汉字表》,或收入备查的《汉字整理表》。 2.异体字与正字“完全同义”是相对的,而不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互换”。例如两字中某一字有一个极生僻的本义或古义,仅见于字书而无书证;某一字在字书中记录有通假义,而另一字没有记录等等。这些不影响二者异体关系的主流,我们仍将其中一字放入异体字栏,必要时在备注栏加以说明。如:駁—駮 “駮”本义为兽名,此义古罕用,“駁”后来用同“驳”。庵—菴 两字都指小草屋,又特指尼姑住的寺庙。但古代“菴”又用于“菴䕡”这种植物。对这两组字可作如下处理:序号 现行规范字 繁体字 异体字 读 音 备 注驳 駁 駮 bó ①反驳。②颜色不纯。◎“駮”本义为传说中的兽名。bó 驳运。庵 菴 ān ◎“菴”古又用于“菴䕡”(植物名)。

又如两字意义完全相同,只是两字或其中一字有某些特殊的用法或特别的色彩(如姓氏、人名、地名等等),可将不提倡使用的字处理为异体字,另外在“备注”中说明它们各自的特殊用法。如:德—惪 《汉语大字典》:“惪,同德。”《现汉》将“惪”处理为“德”的异体。但国名(德国)等不能用“惪”,可在“备注”中说明。槩—概 两字完全同义。但古代姓氏书中有槩姓,可在“备注”中说明。浚—濬 两字完全同义。但“濬”有时用于人名,可在“备注”中说明。矩—榘 两字完全同义。但“榘”有时用于人名,可在“备注”中说明。3.将某些正异关系的字组调整为繁简关系。由于《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中某些被选定的正字是古代的俗字,定为异体的是古代的正字,而异体字是不提倡使用的,所以在需用繁体字的场合往往只能选用那些古代或旧时并不常用的俗字,这显然与实际的用字状况不符。如果处理为简繁关系,则在繁体字系统中就可以使用原被定为异体的常用字形。处理的总原则是:慎重处理,严格掌握,尽量少动。调整的字组应符合以下三个条件:第一,选用字比异体字笔画少;第二,汉字整理前异体字比选用字更常用;第三,意义完全或基本对等。调整后,原来的异体字就不收入异体字栏,而收入繁体字栏(详见表3)。4.对《一异表》中正异关系处理不当的字做了调整。寳[寶]改为寶[寳] 閙[鬧]改为鬧[閙] 鷄[雞]改为雞[鷄] 上述三组字中,因为改为正字的寶、鬧、雞后来又被简化了,所以对今人的用字没有什么影响。5.对古籍中的异体字,可分三个层次对待。普及性的古汉语读物,一律使用规范的正字,不使用异体字;供一般人阅读的古籍,基本上使用规范正字,也可根据需要,使用部分异体字;供专门研究用的古籍,不受《规范汉字表》规定的限制。字、词典在处理异体字时也可根据不同性质、不同规模、不同的读者对象采用不同的处理方式。(二)《规范汉字表》对异体字的处理情况根据上述原则,《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拟收入异体字560个,包容字169个,合计729字;由原异体字转为繁体字的31字。为了便于征求意见,现将以上3类分列如下:表1.《规范汉字表》全同异体字表(558字,★以下为《一异表》以外的异体字)

庵 (菴)鳌 (鼇)翱 (翶)霸 (覇)柏 (栢)褓 (緥)褒 (襃)備 (俻)悖 (誖)杯 (盃)杯 (桮)绷 (繃)痹 (痺)秘 (祕)秕 (粃)遍 (徧)膘 (臕)鳖 (龞)癟 (㿜)冰 (氷)禀 (稟)钵 (缽)钵 (盋)睬 (倸)踩 (跴)慚 (慙)册 (冊)查 (査)鏟 (剷)場 (塲)扯 (撦)撑 (撐)塍 (堘)翅 (翄)耻 (恥)敕 (勅)酬 (酧)酬 (醻)厨 (㕑)船 (舩)窗 (窻)窗 (牕)窗 (牎)捶 (搥)錘 (鎚)唇 (脣)蒓 (蓴)辭 (辤)鷀 (鶿)匆 (怱)瘩 (𤺥)玳 (瑇)啖 (噉)耽 (躭)搗 (擣)德 (惪)凳 (櫈)堤 (隄)吊 (弔)蝶 (蜨)叠 (曡)碇 (椗)碇 (矴)鬥 (鬦)鬥 (鬪)鬥 (鬭)睹 (覩)妒 (妬)遁 (遯)朵 (朶)垛 (垜)跺 (跥)額 (頟)峨 (峩)鵝 (鵞)鵝 (䳘)厄 (戹)鰐 (鱷)腭 (齶)罰 (罸)筏 (栰)珐 (琺)繁 (緐)痱 (疿)蜂 (蠭)峰 (峯)附 (坿)戛 (戞)嘎 (嘠)丐 (匄)秆 (稈)皋 (皐)皋 (臯)槁 (槀)糕 (餻)稿 (稾)亘 (亙)粳 (稉)粳 (秔)鯁 (骾)够 (夠)鈎 (鉤)雇 (僱)挂 (掛)館 (舘)椁 (槨)焊 (釬)焊 (銲)嗥 (噑)皓 (皜)皓 (暠)蚝 (蠔)盍 (盇)和 (咊)恒 (恆)糇 (餱)獾 (貛)歡 (懽)蛔 (蛕)蛔 (蚘)輝 (煇)匯 (滙)覊 (覊)鷄 (雞)楫 (檝)迹 (跡)迹 (蹟)賫 (齎)劍 (劒)鑒 (鑑)鹼 (鹻)繮 (韁)叫 (呌)剿 (勦)脚 (腳)秸 (稭)劫 (刼)劫 (刦)捷 (㨗)阱 (穽)脛 (踁)韭 (韮)厩 (廐)巨 (鉅)矩 (榘)舉 (擧)狷 (獧)橛 (橜)浚 (濬)隽 (雋)刊 (栞)糠 (穅)剋 (尅)肯 (肎)款 (欵)礦 (鑛)愧 (媿)窺 (闚)捆 (綑)闊 (濶)懶 (嬾)螂 (蜋)琅 (瑯)裏 (裡)莅 (蒞)莅 (涖)犁 (犂)狸 (貍)梨 (棃)隸 (隷)鐮 (鎌)奩 (匳)奩 (籨)煉 (鍊)鄰 (隣)菱 (蔆)琉 (瑠)爐 (鑪)略 (畧)裸 (臝)騾 (驘)駡 (罵)蟆 (蟇)虻 (蝱)牦 (氂)梅 (楳)幂 (冪)眯 (瞇)覓 (覔)綿 (緜)麵 (麪)饃 (饝)謨 (謩)畝 (畮)拿 (㧱)閙 (鬧)霓 (蜺)昵 (暱)裊 (嫋)嚙 (齧)嚙 (囓)孽 (孼)衄 (衂)暖 (煖)暖 (煗)糯 (穤)疱 (皰)胚 (肧)碰 (掽)毗 (毘)飄 (飃)瓶 (缾)啓 (啟)棋 (碁)棋 (棊)憩 (憇)强 (彊)强 (強)襁 (繦)牆 (墻)檣 (艢)峭 (陗)鍬 (鍫)琴 (琹)虬 (虯)秋 (秌)驅 (駈)驅 (敺)榷 (搉)却 (卻)群 (羣)裙 (帬)髯 (髥)飪 (餁)衽 (袵)冗 (宂)軟 (輭)蕊 (橤)蕊 (蘂)睿 (叡)箬 (篛)腮 (顋)澀 (澁)澀 (濇)鱔 (鱓)删 (刪)姗 (姍)栅 (柵)珊 (𤣩冊)膳 (饍)膻 (羶)膻 (羴)剩 (賸)虱 (蝨)濕 (溼)謚 (諡)倏 (倐)竪 (豎)溯 (泝)溯 (遡)笋 (筍)飧 (飱)蓑 (簑)挲 (挱)它 (牠)嘆 (歎)罎 (罈)罎 (壜)縧 (絛)縧 (縚)藤 (籐)剃 (鬀)筒 (筩)頽 (穨)臀 (臋)蛙 (鼃)襪 (韤)浣 (澣)碗 (盌)碗 (椀)望 (朢)猬 (蝟)瓮 (甕)污 (汚)污 (汙)忤 (啎)晰 (晳)戲 (戱)仙 (僊)嫻 (嫺)籼 (秈)脅 (脇)蟹 (蠏)燮 (爕)蝎 (蠍)泄 (洩)紲 (絏)携 (攜)携 (擕)汹 (洶)胸 (胷)銹 (鏽)叙 (敘)叙 (敍)勖 (勗)恤 (卹)婿 (壻)喧 (諠)靴 (韡)勛 (勳)塤 (壎)鴉 (鵶)贋 (贗)雁 (鴈)驗 (騐)胭 (臙)鼹 (鼴)檐 (簷)岩 (喦)焰 (燄)艶 (豔)肴 (餚)耀 (燿)咬 (齩)窑 (窯)野 (埜)燁 (爗)燁 (曄)咿 (吚)喑 (瘖)堙 (陻)罌 (甖)穎 (頴)恿 (慂)冤 (寃)猿 (猨)韵 (韻)雜 (襍)匝 (帀)咱 (喒)咱 (偺)葬 (塟)唣 (唕)皂 (皁)閘 (牐)盞 (琖)氈 (氊)獐 (麞)棹 (櫂)辄 (輙)針 (鍼)砧 (碪)卮 (巵)址 (阯)栀 (梔)紙 (帋)侄 (姪)冢 (塚)衆 (眾)咒 (呪)帚 (箒)箸 (筯)伫 (竚)磚 (甎)磚 (塼)撰 (譔)妝 (粧)眦 (眥)偬 (傯)鬃 (騌)鬃 (騣)鬃 (鬉)踪 (蹤)棕 (椶)粽 (糉)樽 (罇)罪 (辠)寳 (寶)挨 (★捱)埯 (垵)廒 (厫)坳 (垇)傲 (慠)飙 (飚)飙 (飈)鬓 (鬂)鬓 (髩)鬓 (𩬆)埠 (埗)餐 (䬸)餐 (湌)冁 (辴)廠 (厰)篪 (竾)篪 (箎)欻 (歘)处 (䖏)瓷 (甆)答 (畣)凼 (氹)迪 (廸)掂 (敁)貂 (鼦)蔸 (𣘛)椟 (匵)蠹 (螙)蠹 (蠧)蹾 (撴)炖 (燉)垛 (禾朶)躲 (躱)剁 (刴)欸 (诶)鼢 (蚡)幡 (旛)凫 (鳧)釜 (鬴)垓 (畡)尴 (尲)缸 (罁)缸 (𤭛)槔 (橰)耇 (耈)耇 (耉)关 (関)罐 (礶)嬀 (媯)衮 (袞)滚 (滾)磙 (𥕦)国 (囯)回 (囬)回 (囘)斝 (斚)茧 (絸)碱 (鹻)碱 (鹼)教 (敎)解 (觧)净 (浄)净 (凈)掬 (匊)镌 (鐫)麇 (麕)裉 (褃)筘 (簆)筘 (𥲃)褌 (裩)褌 (㡓)髡 (髠)㙟 (塱)廪 (廩)懔 (懍)凛 (凜)檩 (檁)灵 (霛)棂 (櫺)凌 (淩)圞 (圝)裸 (倮)霡 (霢)貌 (皃)莓 (苺)醾 (醿)幂 (幎)貘 (獏)碾 (𥗇)鲇 (鯰)陧 (隉)糵 (糱)藕 (蕅)抛 (拋)狍 (麅)嫖 (闝)萍 (蓱)奇 (竒)契 (栔)契 (𣔘)器 (噐)器 (𦈯)翘 (㚁)吣 (吢)吣 (唚)黥 (䵞)苘 (檾)觑 (覰)蜷 (踡)蚺 (蚦)堧 (壖)挲 (挱)壽 (夀)双 (㕠)嵩 (崧)叟 (叜)嗉 (膆)算 (祘)算 (筭)台 (枱)抬 (擡)逃 (迯)鼗 (鞀)鼗 (鞉)逖 (逷)铁 (銕)厅 (𠫇)听 (聼)捅 (𢳟)疃 (𤱝)尪 (尩)尪 (尫)为 (為)沩 (溈)伪 (偽)卫 (衞)卧 (臥)圬 (杇)捂 (摀)痦 (𤵐)误 (悞)溪 (磎)嶍 (㠄)屃 (屭)隙 (隟)隙 (𨻶)锨 (杴)筱 (篠)啸 (歗)囟 (䪿) 囟 (𩕄)荇 (莕)擤 (㨘)碹 (䃠)学 (斈)鲟 (鱏)噀 (潠)研 (揅)沿 (㳂)吆 (口么)医 (毉)迤 (迆)彝 (彜)蚓 (螾)墉 (䧡)壅 (㙲)疣 (肬)渔 (䲣)蜮 (魊)拶 (桚)赃 (贓)楂 (樝)棹 (䑲)圳 (甽)潴 (瀦)橥 (櫫)兹 (茲)趑 (趦)总 (縂)槜 (檇)

表2.《规范汉字表》包容字表(169字,★以下为《一异表》以外的异体字) 膀 (髈)榜 (牓)刨 (鉋)刨 (鑤)背 (揹)奔 (逩)并 (倂)并 (並)駁 (駮)布 (佈)采 (寀)采 (採)彩 (綵)嘗 (嚐)吃 (喫)創 (剙)蠢 (惷)蹴 (蹵)啖 (啗)擋 (攩)蕩 (盪)雕 (鵰)雕 (琱)動 (働)豆 (荳)厄 (阨)訛 (譌)仿 (倣)概 (槩)贛 (贑)贛 (灨)杆 (桿)幹 (榦)杠 (槓)扛 (摃)胳 (肐)個 (箇)拐 (柺)規 (槼)瑰 (瓌)果 (菓)核 (覈)和 (龢)糊 (餬)嘩 (譁)晃 (㨪)毁 (譭)夾 (裌)箋 (牋)奸 (姦)僵 (殭)階 (堦)眷 (睠)俊 (儁)慨 (嘅)瞰 (矙)坎 (埳)考 (攷)叩 (敂)扣 (釦)棱 (稜)栗 (慄)璃 (瓈)梁 (樑)淋 (痳)磷 (燐)橹 (艣)戮 (勠)戮 (剹)麻 (蔴)脉 (衇)你 (妳)念 (唸)娘 (孃)炮 (砲)炮 (礮)鋪 (舖)戚 (慼)凄 (淒)凄 (悽)旗 (旂)槍 (鎗)丘 (坵)繞 (遶)絨 (羢)絨 (毧)傘 (繖)筲 (䈰)射 (䠶)參 (葠)參 (蓡)尸 (屍)疏 (疎)俟 (竢)蘇 (甦)拓 (搨)糖 (餹)峒 (峝)托 (託)挽 (輓)玩 (翫)喂 (餵)喂 (餧)瓮 (罋)席 (蓆)銜 (啣)弦 (絃)鮮 (尠)鮮 (尟)嚮 (曏)效 (効)效 (傚)凶 (兇)璇 (璿)熏 (燻)烟 (煙)烟 (菸)燕 (鷰)腌 (醃)咽 (嚥)宴 (讌)宴 (醼)夭 (殀)翳 (瞖)淫 (婬)蔭 (廕)游 (遊)欲 (慾)逾 (踰)愈 (癒)愈 (瘉)岳 (嶽)贊 (讚)糟 (蹧)噪 (譟)榨 (搾)扎 (紥)扎 (紮)占 (佔)祇 (秖)志 (誌)周 (週)注 (註)蚌 (★蜯)蹩 (䠥)嘲 (謿)呔 (口歹)杜 (𢾖)撅 (撧)溜 (蹓)遛 (蹓)娩 (㝃)嗯 (𠮾)骗 (騗)屏 (幈)钳 (拑)塞 (揌)扇 (搧)审 (讅)摔 (𨄮)酸 (痠)恫 (痌)辖 (舝)蚁 (螘)咋 (𠷿)炸 (煠)旨 (恉)咨 (諮)纂 (䰖)

表3.《规范汉字表》中由异体关系改变为繁简关系的字字表(31字,括弧内为由异改繁的字)

厕(廁) 痴(癡) 蹰(躕) 橱(櫥) 厨(廚) 床(牀) 凑(湊) 叠(疊) 减(減) 杰(傑) 晋(晉) 净(淨) 厩(廄) 决(決) 况(況) 泪(淚) 凉(涼) 脉(脈) 猫(貓) 栖(棲) 弃(棄) 潜(潛) 厮(廝) 厦(廈) 厢(廂) 绣(繡) 异(異) 咏(詠) 灾(災) 伫(佇) 猪(豬)

三、《规范汉字表》对《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所收异体字的处理 《规范汉字表》是在原有规范的基础上制订的。如前所述,本表对异体字的处理原则与《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有所不同,所以必然会对《一异表》的收字有所调整。为了便于大家比较,并提出意见,现将调整情况分类列表如下。(一)字表总目 说明:本次调整依据的版本是语文出版社《语言文字规范手册》(1990年第一版)所收《一异表》,表中异体字共计1051个⑥。A.与正字音义全同的(共656字)AE.与正字音义全同,在《规范汉字表》内分立的字(9字)。这类字因有正字以外的一些特殊用法,如人名、地名等,故确定为规范字头。AF.收入《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的异体字(380字)。这类字在当代应用领域属不规范字。AG.因生僻不收入《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而收入《汉字整理表》,说明是某字异体字的(269字)。这类字中,有些在上世纪50年代可能是流行于社会的,但经过50年的规范,它们已逐渐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可以不再拿出来作为提醒人们注意的对象了。B.正异包容字(共182字)BE.音义包含在正字中,在《规范汉字表》内分立的字(11字)。这类字情况同AE类。BF.收入《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的包容字(143字)。这类字在当代应用领域属不规范字。BG.因生僻不收入《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而收入《汉字整理表》,说明同某字某义项的(28字)。这类字情况同AG类。C.与正字音义交叉的字(即所谓“交叉异体字”,共50字)。其中:CE.确定为《规范汉字表》的规范字头的(35字)。CG.因生僻不收入《规范汉字表》,而收入《汉字整理表》的(15字)。D.有正字音义以外音义的字(即所谓“异正包容异体字”,共59字)。其中:DE.确定为《规范汉字表》的规范字头的(38字)。DG.因生僻不收入《规范汉字表》,而收入《汉字整理表》的(21字)。E.在现代汉语中,与正字基本上没有相同音义关系的字(共41字)。其中:EE.确定为《规范汉字表》的规范字头的(字)。EG.因生僻不收入《规范汉字表》,而收入《汉字整理表》的(字)。H.处理为繁体字的(共31字)。I.按异形词模式处理的(共27字)。这些字情况不尽相同,多数本可以归入包容字。但因它们只是在个别词中可与正字互换,所以未收入《规范汉字表》的异体字栏,一般作为规范字收入《规范汉字表》的三级字表,在备注栏中注明:“××1(含该字的词),同××2(与其异形的词)。今作××2。”如:“衚”字【备注】:“衚衕,同‘胡同’,今作‘胡同’。”J.应归入旧字形的(5字)。

(二)《一异表》内异体字调整后的归属分表表AE.与正字音义全同,在《规范汉字表》中分立的字表(9字) 草(艸)“艸”仅用于部首。呆(獃)呆古同“保”;呆獃本又读ái,今《审音表》将“呆”音定为dāi,故不宜再将“獃”作为“呆”的异体字。碱(堿)堿用于地名“堿厂”(《辞海》音咸,当地人说同碱)。褲(袴)“袴”“褲”不完全同义。“袴”古同“胯”,又同“绔”,指无裆的套裤,有裆者古称“裈”。“裤”字晚起。今以“袴”作“绔”的异体。坤(堃)堃允许用于人名。蠕(蝡)“蠕”本作“蝡”,音ruǎn。“蝡”后讹作“蠕”,“蠕”受“儒、孺、濡”等字的影响,产生rú 音。今《审音表》将“蠕”音定为rú,而“蝡”无此读音,故不宜再将“蝡”作为“蠕”的异体字。慎(昚)昚多用于人名。 哲(喆)喆多用于人名。跖(蹠)跖骨义多作蹠,本字应为跖,“盗跖”古二字都用。暂分立。

表AF.收入《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的异体字表同“表1”1—378号,略。表AG.不收入《规范汉字表》的全同异体字表(269字) 鞍 (鞌)岸 (㟁)坳 (㘭)坂 (岅)幫 (幚)幫 (幇)斃 (獘)弊 (𡚁)博 (愽)脖 (𩓐)參 (㕘)操 (𢮥)操 ( )策 (筞)碴 (𦉆)察 (詧)插 (揷)嘗 (甞)腸 (膓)趁 (趂)乘 (乗)乘 (椉)瞅 (矁)窗 (𥦗)窗 (窓 )春 (旾 )醇 (醕 )淳 (湻 )词 (䛐 )糍 (飺 )匆 (悤 )葱 (蔥 )篡 (簒)脆 (脃)搗 (𢷬)島 (㠀)蒂 (蔕)叠 (疉)兜 (兠)敦 (㪟)惇 (㥫)墩 (墪)扼 (搤)萼 (蕚)恩 (㤙)爾 (尒)法 (灋)法 (㳒)翻 (飜)凡 (凣)帆 (㠶)蜂 (䗬)婦 (媍)麩 (䴸)丐 (匃)亁 (乹)歌 (謌)耕 (畊)躬 (躳)鼓 (皷)括 (𢬸)怪 (恠)罐 (鑵)函 (圅)悍 (猂)話 (䛡)獾 (䝔)蛔 (痐)蛔 (蜖)迴 (廻)迴 (逥)魂 (䰟)昏 (昬)禍 (旤)期 (朞)賫 (賷)鑒 (鍳)繭 (蠒)獎 (奨)剿 (𠞰)届 (屆)劫 (刧)緊 (𦂳)緊 (𦃂)炯 (烱)迥 (逈)揪 (揫)據 (㨿)颶 (𩗗)倦 (勌)侃 (偘)坑 (阬)寇 (宼)寇 (㓂)饋 (餽)辣 (辢)臘 (臈)賴 (頼)歷 (厯)歷 (歴)隸 (𨽻)璃 (琍)荔 (茘)廉 (亷)廉 (㢘)鐮 (䥥)奩 (匲)斂 (歛)麟 (麐)吝 (恡)留 (㽞)留 (畱)留 (𤱊)琉 (璢)瘤 (癅)柳 (栁)柳 (桺)裸 (躶)冒 (冐)帽 (㡌)卯 (夘)卯 (戼)眇 (𦕈)渺 (𣺌)妙 (玅)咩 (𠴟)咩 ( )泯 (冺)命 (𠇮)冥 (㝠)冥 (𠖇)幕 (幙)畝 (𤰜)畝 (畆)畝 (𤱈)畝 (田久奶 (嬭)奶 (妳)年 (秊)裊 (嬝)裊 (褭)捏 (揑)涅 (湼)寧 (寕)農 (辳)衄 (䶊)暖 (㬉)嫩 (嫰)糯 (稬)憑 (凴)迫 (廹)啓 (唘)铅 (鈆)愆 (諐)羌 ( )羌 (羗)憔 (顦)愜 (㥦)寢 (寑)撳 (搇)鰍 (鰌)秋 (𥤚)榷 ( )却 (㕁)裙 (裠)冉 (冄)韌 (靱)韌 (靭)妊 (姙)融 (螎)蕊 (蕋)颯 (䬃)傘 ( )散 (㪚)桑 (桒)深 (㴱)是 (昰)時 (旹)視 (眡)視 (眎)柿 (柹)庶 (庻)漱 (潄)飼 (飤)祀 (禩)嗽 ( )宿 (㝛)蘇 (蘓)歲 (嵗)瑣 ( )鎖 (鎻)掏 (搯)啼 (嗁)蹄 (蹏)兔 (兎)馱 (䭾)駝 (駞)拖 (拕)襪 (韈)碗 (㼝)亡 (亾)往 (徃)罔 (㒺)吻 (脗)蚊 (螡)蚊 (蟁)塢 (隖)熙 (熈)熙 (煕)鮮 (鱻)涎 (㳄)享 (亯)餉 (饟)笑 (咲)鞋 (鞵)携 (㩗)携 (㩦)恤 (䘏)恤 (賉)萱 (萲)萱 (蕿)萱 (蘐)萱 (藼)徇 (狥)尋 (㝷)巡 (廵)岩 (巗)艶 (豓)拗 (抝)窑 (窰)野 (壄)夜 (亱)以 (㕥)以 ( )因 (囙)淫 (滛)陰 (隂)姻 (婣)映 (暎)鶯 (鸎)恿 (惥)雍 (雝)寓 (庽)鬱 (鬰)鬱 (欎)冤 ( )猿 (蝯)灾 (烖)再 ( )再 ( )贊 (賛)簪 (簮)葬 ( )齋 (亝)嶄 (嶃)暫 (蹔)照 (炤)浙 (淛)謫 (讁)懾 (慴)珍 (珎)偵 (遉)稚 (稺)煮 (煑)桌 (槕)姊 (姉)卒 (䘚)鑽 (鑚)最 (㝡) 表BE.与正字音义全同,在《规范汉字表》内分立的字(11字) 奔(犇)“犇”多用于人名,本义为牛惊走。澄(澂)“澂”用于人名(吴大澂)。 棰(箠)据《现汉》。村(邨)常用于人名。 廢(癈)同源通用。徑(逕)逕不用于直径。用于地名。撅(噘)“撅”义较多,“噘”是“撅”的翘起义用于嘴时的分化字。“噘”字从口,有表义作用。今以“噘”为规范字,专表噘嘴义。梅(槑)槑仅用于梅花,多用于人名。 渺(淼)“淼”无渺小义,常用于人名。升(陞)多用于人名。 升(昇)升昇为不同的姓。昇多用于人名。 表BF.收入《规范汉字表》异体字栏的包容字表同“表2”1—143号,略。表BG.不收入《规范汉字表》的包容异体字表(28字) 并 (竝)創 (剏)亁 (亁)構 (搆)挂 (罣)糊 (䊀)花 (芲)花 (蘤)徽 (幑)假 (叚)箋 (椾)斤 (觔)俊 (㑺)磷 (粦)弄 (挵)橹 (艪)橹 (㯭)橹 (樐)脉 (䘑)戚 (慽)蛇 (虵)塔 (墖)嘻 (譆)膝 (䣛)邪 (衺)揚 (敭)移 (迻)飲 (㱃)

表CE.确定为《规范汉字表》规范字头的原“交叉异体字”(35字) 暗(闇)“闇”另有闭门;蒙蔽;掩没等义。鏟(剗)《简化字总表》类推简化,《通用字表》收。刬未见作名词的例证,用于“一刬”,读chàn。仇(讎)雠用于校雠。《简化字总表》类推简化,《通用字表》收。仇(讐)可作讎的异体。 翻(繙)繙又用于“繙㠾”,读fán。泛(氾)不同之处较多。氾,姓。 管(筦)不同之处较多。是不同的姓。哄(鬨)哄(閧)鬨在起哄的意义上同“哄”;鬨又同“巷”。“閧”可作“鬨”的异体。毁(燬)两字本不同义。燬,焚烧,烧毁。輝(暉)暉多用于日光;今輝用于辉县。《字形表》收,《通用字表》收。夾(袷)袷在双层的意义上同“夹”。又读qiā,袷袢。緘(椷)椷本义为箧,用同缄。 局(跼)跼,腰背弯曲,又跼蹐。炕(匟)火炕仅用炕,匟床用匟、炕。 弄(衖)衖不读lòng;衖又同“巷”。寧(寗)《一异表》字形有误,应作甯。寧甯为不同的姓。甯只读nìng。蕎(荍)两字古各指其他植物。荍,锦葵。球(毬)球古指美玉,毬用于鞠丸。 麯(麴)两字为不同的姓。麴古另有他义。似(佀)佀无shì音。字书对似、佀二姓记载不同。搜(蒐)蒐,茜草;又春猎为蒐。趟(蹚)趟(䠀)蹚水,蹚地,以蹚为正;䠀作蹚的异体。同(仝)两字为不同的姓。 偷(媮)媮仅用于苟且,又同“愉”。欣(訢)《字形表》收訢,《通用字表》亦收。訢义较多,又两字为不同姓氏,故宜分立。熏(薰)本为不同字,有时通用。《字形表》收薰,《通用字表》亦收。岩(巖)巖古常用。地名中两字不能混。涌(湧)湧为姓。涌又读chōng,方言,河汊。于(於)古介词义通。两字为不同姓。沾(霑)两字本义不同。霑也多用于人名。鴆(酖)酖古通鴆。酖又读dān(嗜酒)。資(貲)貲有计算义,如所费不貲。 雕(彫)彫分别是雕凋的异体字。 其中“讐”“閧”“䠀”“彫”分别作“讎”“ 鬨”“ 蹚”“雕凋”的异体字。表CG.《规范汉字表》不收的原“交叉异体字”(15字) 粗(觕)觕麤粗三字本义各不同(觕麤今皆不用),语音也不尽同,引申义同,古常通用。呼(虖)呼(嘑)呼(謼)虖嘑謼皆古字,本义各不同,主要意义同呼。虖嘑謼呼古都有姓氏义,是否一姓,待查。恍(怳)怳,用于“惝怳”。 救(捄)救捄古各另有其他音义。糾(糺)糺又读jǐu,辽、金时边地部落组成的军队。婪(惏)惏又读lín,惏慄,寒貌。擬(儗)儗(nǐ)本义为僭越;又同“拟”。 儗又读yì,佁儗,停止不前。薯(藷)藷只用于山药,不用于薯类统称。 袒(襢)襢又读zhàn,素雅。眺(覜)眺本义为目不正;覜本义为古代诸侯每三年行聘问之礼。腿(骽)骽古有胯骨义,不用于比喻义(桌子腿)。侄(妷)妷又读yì,放荡。 專(耑)耑,古端字。

表DE.确定为《规范汉字表》规范字头的原“异正包容异体字”(38字) 案(桉)桉有桉树义。见《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敕(勑)lài(慰劳)为勑本音义,俗同敕。瞅(偢)偢偶见现代小说。又读qiào,方言,傻。綢(紬)紬又读chōu,䌷绎。《简化字总表》类推简化,《通用字表》收。銼(剉)剉古有折伤义。泛(汎)不同之处较多。汎又作地名。 俯(俛)“俛”又读miǎn,用于僶俛。俯(頫)“頫”用于古人名(赵孟頫)。捍(扞)扞用于扞格(抵触),又音gǎn,同擀。閣(閤)閤古指宫中小门,又姓。菇(菰)菰指一种水生草本植物。《字形表》收,《通用字表》亦收。歡(讙)讙,喧哗。又古地名,姓。 績(勣)勣,古字。多用于人名。膾(鱠)鲙,鲙鱼。《简化字总表》类推简化,《通用字表》收。厘(釐) 釐古常用,又读xǐ,同禧。 拿(拏)拏,牵引,联结;纷乱。音ná。拿(挐)挐,牵引,联结;纷乱。音rú,又音nú。乃(迺)乃(廼)迺,惊声;姓。廼同迺,作迺的异体。楠(柟)楠(枏)柟又读rán,梅(本义)。枏同柟,作柟的异体。匹(疋)疋古又同雅,同疏。 蹺(蹻)俗跷同“翘”。丘(邱)邱,地名;丘,土丘。清避讳改丘为邱,两邱字为同形字。姓氏本作丘,今丘、邱分作两姓。《字形表》收邱,《通用字表》亦收。實(寔)寔古通是,通置;又姓。 溪(谿)谿用于勃谿、谿卡、谿刻等词。閑(閒)閒又同间。 綫(線)線又作姓。修(脩)两字本义不同,古通用,但有不同侧重。楦(楥)楥又读yuán,榉柳,篱笆。 淆(殽)殽古又同崤,山名。吟(唫)两字本义不同。咤(吒)“咤”古常通“诧”,又用于人名(哪吒等)。寨(砦)砦用于“鹿砦”;又姓。 帙(袠)袠古计算时间的单位;又同秩。置(寘)本不同字,古音不同。后基本意义同。饌(籑)分别是饌撰纂的异体。 纂(篹)分别是饌撰纂的异体。 其中“廼”“枏”分别作“迺”“楠”的异体字。表DG.《规范汉字表》不收的原“异正包容异体字”(21字) 暗(晻)晻又读ǎn[晻蔼]①阴暗的样子;②盛大、繁茂的样子。yǎn①[晻晻]日无光;②覆盖、重合。逼(偪)偪,偪(fù)阳。古国名;姓。 策(筴)筴又读jiā,古指箸。酬(詶)詶本义为咒,用同酬。 鋤(鉏)鉏本鋤正字,又读xù,姓,古国名。鋤(耡)耡本义为古税法名。与农具为来源不同的同形字。粗(麤)觕麤粗三字本义各不同(觕麤今皆不用),语音也不尽同,引申义同,古常通用。帆(颿)“颿”另有古本义。 嗥(獋)獋,古人名用字。歡(驩)本义马名,又古州名。 潔(絜)絜,古字,潔古又用作姓。糠(粇)粇又同粳。 曆(厤)厤为歷古字,曆为歷分化字。碰(踫)踫又读pán,《集韵》同“𨃱”,徒步涉水。倏(儵)儵,黑色;又闪光;神话中南海帝名。訴(愬)古又音sè,惊惧貌。 狹(陿)陿又同“峡”。銜(衘)衘又同御。 盞(醆)醆又指微清的浊酒。帙(袟)袟,剑衣;又同秩。帙古作姓。 稚(穉)穉古又读tí,同蕛。

E类字我们认为是《一异表》中处理最不合理的字,其中所谓“异体字”与“正字”基本上没有什么相同之处,或基本不可换用。现一一说明如下:粺(稗)“稗”为稗草本字,“粺”本义为精米。古“稗”“粺”二字互为通假,处理为正异关系不妥。今以“粺”为规范字。瞋(嗔)“嗔”是发怒、生气的意思,为“謓”字(今不用)异体;引申为责怪,埋怨。“瞋”本义为“张目”,即瞪大眼睛;引申为怒,生气。两字意义接近,但来源及用法不尽相同,故旧不以“瞋”“嗔”为异体关系。现代汉语中,“瞋”主要用于瞋目(瞪眼),也不宜用从“口”的“嗔”替代。故今以“瞋”为规范字。騃(呆)《一异表》以“騃”为“呆”的异体。“呆”旧有二读,读dāi时表愚痴义,读ái时表死板义,用于“呆板”。“騃”一读sì,指马行勇壮貌和急走貌,皆为古义;又读 ái,指愚痴无知,并无 dāi音。《审音表》将“呆”音定为dāi,这样,“呆”和“騃”就失去了共同的读音,因此,不宜再把“騃”(ái)当作“呆”(dāi)的异体字。澹(淡)多数义项不同。“澹”见《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澹”字,主要用于复姓“澹台”。凋(雕)两字本无相通之处。“凋”见《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凋”字,用于“凋零”。婐娿(婀)《玉篇》:“婀,婀娜,美貌。”婀,於可切,影母上声哿韵,今音旧读 ě ,后定为 ē 。娜,奴可切,泥母上声哿韵,今音旧读 nuǒ ,后定为 nuó 。《广韵•果韵》:“婐,婐 ,身弱好貌。”婐,乌果切,影母上声果韵,今音wǒ 。 ,奴果切,泥母上声果韵,今音nuǒ 。由此看来,婀娜、婐 只是音义接近,但不全同,婀、婐处理为正异关系欠妥。“娿”“婀”古仅在“媕婀”一词中通。“媕婀”一词今不用,“婀”主要用于“婀娜”,而“娿”无此用法,故娿、婐处理为正异关系欠妥。粰(麩)“粰”的主要意义是用于“粰𥹷”(即馓子,此‘粰’读fú),又通“稃”。而“稃”指谷壳,即粗糠;又泛指草本植物子实外面包着的硬壳。而“麸”指麸子,是小麦磨面后剩下的麦皮碎屑。糠和麸子是不同的东西,所以稃(粰)、麸也应是意义不同的字,不存在异体关系。今以“稃”为正字,“粰”在谷糠的意义上是“稃”的异体。骼(胳)两字义本不同。“骼”见《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骼”字,用于“骨骼”。诃(呵)“诃子”是植物名,即藏青果;“诃”又常用作音译字,如契诃夫。“诃”见《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诃”字,用于“诃子”,并用作音译字。溷(混)两字相同部分很少。“溷”见《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溷”字,表示“乱,混乱”的意义,并用同“圂”。翦(剪)在“剪刀”的意义上,“翦”“剪”为古今字,但姓氏不可用“剪”。“翦”见《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通用字表》恢复“翦”字,用作姓氏。 欬kài(咳)“欬”“咳”中古音均为溪母去声代韵,今音应读kài,但“咳”后读ké,故处理为异体不当。今以“欬”为规范字。誆(诳)“诓”“诳”两字义近,都有“欺骗”之义,但读音不同,诓读kuāng,诳读kuáng;两字用法也不尽相同,“诓”多作动词,带宾语(被哄骗的对象);而“诳”多作名词,指谎话,或作修饰成分,如“诳语”指谎话。《简化字总表》将“誆”字类推简化为“诓”,《通用字表》恢复“诓”字。愣(楞)楞原有léng、lèng两个读音,后用偏旁替换的方法造分化字“愣”,表去声音义(如发愣、愣头愣脑),“楞”则不再表去声音义。“愣”曾处理为“楞”的异体字,《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收入“愣”,《通用字表》恢复“愣”字,表示原“楞”字的去声音义(如发愣、愣头愣脑)。凓(栗)“凓”仅用于凓冽,可不作异体处理。傌(駡)“傌”意义不明。《汉语大字典》《辞源》等均释为“汉代的一种刑罚。”“傌”字见《汉书•贾谊传》及《新书•阶级》,其中“傌”与黥、劓、髡、刖、笞、弃市等酷刑并列。《新书》注曰:“傌,与骂音义同。” 此注于义似不大通。有的版本“傌”作“僇(通戮)”,似较合理。又《广韵•祃韵》:“傌,齐大夫名。”则“傌”字本应为何义不明,处理为“骂”的异体不妥。犛(牦)犛,从牛,𠩺(xī)声,本应读lí。《广韵》里之切,又莫交切,因义同氂(牦)而产生máo音(义同换读),处理为异体不妥。撚(拈)拈,即用手指夹、捏取物,古书中常用此义。《广韵》读奴兼切,泥母平声添韵,今音niān 。拈后又音niǎn ,用为揉搓。撚,古书中常用义有四个。第一指用手拿着,第二指践踏,第三指捏、搓揉,第四指弹琵琶的一种指法。“撚”《广韵》读乃殄切,泥母上声铣韵,今音niǎn 。从以上情况看,“拈”和“撚”共同的音义就是读niǎn 时的“捏,搓揉”义。然而这一音义近现代以来更多地是用“捻”字。“捻”不仅作动词用,而且发展为名词,指用线、纸等搓成的条状物,如灯捻、纸捻、药捻。而“拈”(niǎn )用得极少,“撚”字也逐渐少用了。《现代汉语词典》在“拈”字下已不收“揉搓”义,所以“撚”和“拈”在今天也不再构成异体关系。黏(粘)“黏”曾处理为“粘”的异体字。“粘”有zhān、nián二音,“黏”仅同“粘”nián。《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收入“黏”,《通用字表》恢复“黏”字,承担“粘”读nián时的意义(姓氏义除外)。挼捼(挪)《一异表》以“挼捼”为“挪”的异体。“挪”“挼”“捼”三字过去在读ruó,表“揉搓”义时为异体关系。因“挪”在近代产生的“移动”及“移用、借贷”的意义(音nuó)已成为“挪”的主要音义,而反映当代用字情况的字、词典,在“挪”字下也不再收ruó音和“揉搓”义,因此,今“挪”与“捼、挼”已无共同的音义,不宜再看作异体关系,可以“挼”为正字,以“捼”作“挼”的异体字。劵(券)《一异表》以“劵”为“券”的异体。“劵”乃“倦”的本字,《一异表》误。鎔(熔)《一异表》以“鎔”为“熔”的异体。“鎔”本义为铸器模型,融化为其引申义。“熔”为融化义的后起俗字,多用于科技词汇。“鎔”“熔”不可相互替代。今以“鎔”为规范字。䟖(趟)“䟖”实为“趾”的讹字,非“趟”字异体。薙(剃)“薙”本义为除草,假借为“剃”,不宜作“剃”的异体字处理。皙(晰)《一异表》以“皙”为“晰”异体。《说文•白部》:“皙,人色白也。”即人的肤色白净。后“皙”讹作“晳”,同时,“晳”又是“晰”的异体字。“晰”是明白、清楚的意思,又写作上下结构的“晳”。从“晰—晳—皙”三字的关系看,“晳”同“皙”(白色),又同“晰”(清楚),但是“晰”和“皙”却没有共同的意义,不能形成异体关系。枒椏(丫)“枒、椏”仅在“丫杈、枝丫”两词中与“丫”相互替代,而“枒、椏”用于丫杈、枝丫,有较好的表义作用。今以“桠(椏)”为正字,“枒”作“桠(椏)”的异体。颺(揚) 两字意义接近,辞书未见处理为异体关系的。《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收入“颺”字。菑(灾)两字本义不同。“菑”本指初耕一年的田地,读zī,用作“灾”是假借,不宜作“灾”的异体字处理。𠴰倃(咱)“𠴰”为“欧(呕)”的或体,今音ǒu;“倃”义为诽谤,今音jiù。两字都不是“咱”的异体,《一异表》误。讋(懾)有相同用法,但本义、今音均不同,宜分立。《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收,《通用字表》恢复。衹(祇)《简化字总表》以“衹”为“只”的繁体,“衹”“祇”各有独立的意义,不宜处理为异体关系。斲斵斮(斫)“斲(斵)”“斮”与“斫”三字来源不同,古音不同,仅意义接近。不宜处理为异体关系。可以“斲、斮”为规范字,以“斵”为“斲”的异体。根据使用情况,上述E类字一部分作为规范字收入《规范汉字表》,一部分收入备查的《汉字整理表》。现分列如下:表EE.确定为《规范汉字表》规范字头的(24字) 粺 瞋 澹 凋 骼 訶 溷 翦 誆 愣 傌 黏 挼 捼 鎔 薙 皙 枒 椏 颺 讋 衹 冣 痾 其中“捼”“枒”分别作“挼”“椏”的异体字。表EG.不收入《规范汉字表》的(17字) 騃 娿 婐 粰 欬 凓 犛 撚 菑 𠴰 倃 斲 斵 斮 癄 劵 䟖 表H.处理为繁体字的(31字,同表3)附:应处理为新旧字形关系的5组字:奔( )虜( )韌( )軔( )兔( )表I.按异形词模式处理的字(27字,BCEG含义同前) 仿(髣)BE,【仿佛】【髣髴】 佛(彿)BE,【仿佛】【彷彿】佛(髴)BE,见“仿”。 胡(衚)BE,【胡同】【衚衕】局(侷)BE,【局促】【侷促】昆(崑)BE,古地名应保留崑(古二字不通用)。【昆仑】【崑崙】昆(崐)BE,同上。崐可作崑异体。 碌(磟)BE,【碌碡】【磟碡】侖(崘)BE,崘可作崙的异体。侖(崙)BE,古地名应保留崙(古二字不通用)。见“昆”。同(衕)BE,见“胡”。 幸(倖)BE,见“侥”。殷(慇)BE,【殷勤】【慇懃】悴(顇)BG,义不同,相近。【憔悴】【顦顇】肛(疘)BG,【脱肛】【脱疘】抵(牴)CE,本义不同,个别意义相通。【抵牾】【牴牾】抵(觝)CE,【抵牾】【觝牾】 喋(啑)CE,关系复杂。【喋血】【啑血】仿(彷)CE,彷用于“彷徨”。 【仿佛】【彷彿】。氛(雰)CE,“雰”“氛” 本为异体关系,后分化。“雰”偏重指具体的天气状况,如雨雪雰雰,而“氛”偏重指情景,如气氛。【氛围】【雰围】僥(徼)CE,【侥幸】【徼倖】 僥(儌)CE,【侥幸】【儌倖】勤(懃)CE,两字为不同的姓氏。【殷勤】【慇懃】藜(蔾)EE,义本不同。藜,灰菜;蔾,蒺蔾,也作藜。【蒺蔾】【蒺藜】绿(菉)EE,义本不同,个别词通用。菉,又地名。【绿豆】【菉豆】札(剳)EE,剳作劄的异体。札(劄)EE,不同之处较多,宜分立。劄子宜用劄。【札记】【劄记】 原异体字中,只有“顇”“疘”二字未收入《规范汉字表》;另外“崐”“崘”“剳”分别作“崑”“崙”“劄”的异体字。

以下是《一异表》内异体字调整后的归属总统计表:类别 A B C D E HBE IBF JBGAE AF AG BE BF BG CE CF DE AE AF AG 数量 9 378 269 11 143 28 35 15 数量 9 378 269 11 143 28百分比(%) 0.86 36 25.59 1.05 13.61 2.66 3.33 1.43 百分比(%) 0.86 36 25.59 1.05 13.61 2.66数量 656 182 50 59 41 31 27 5百分比(%) 62.4 17.32 4.76 5.61 3.9 2.95 2.57 0.48

从上表我们可以得出对《一异表》的一个基本估计: ⑴ 原处理基本合理的:A+B+H+J+11=656+182+31+5+11=885 占1051字的84.2%。⑵ 原处理不当的:C+D+E+I-11=50+59+41+27-11=166 占1051字的15.8%。说明:⑴类里加上了11字,而⑵类里减去了11字,是因为⑵类里有11个字处理为本类中其他字的异体,即:“讐”“閧”“䠀”“彫”“廼”“枏”“捼”“枒”“崐”“崘”“剳”分别作“讎”“鬨”“蹚”“雕凋”“迺”“楠”“挼”“椏”“崑”“崙”“劄”的异体字。⑶ 在《规范汉字表》中处理为不规范字的是:AF+BF+H+J=378+143+31+4+11=567 字, 占1051字的54%。其中AF+BF=378+143+11=532字,是列入“异体字”栏的,H类(31字)是列入“繁体字”栏的,J类另见《新旧字形对照表》。

注释:① 见邵文利《〈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其原因》,载《语言文字应用》,2003年第1期,第53页第7行。② 同上第14、15行。③ 参见上文第48-49页。④ 见裘锡圭《文字学概要》第222页,商务印书馆,1988年。⑤ 见清•赵翼《陔余丛考•火砲火枪》。⑥ 关于《一异表》字数调整的情况,详见张万彬《〈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字数的调整》,载《语文建设》2001年第6期。



【关闭窗口】

.............................................................
原作者:不详, 来源:不详, 被阅读10932次, 【告诉好友

 

长江大学语言文字网©2004版权所有 Tel:0716-8067505 E-mail:xieqiong@yangtzeu.edu.cn